人物介紹

魔王子為台灣霹靂布袋戲中的角色,本名「凝淵」。在霹靂經武紀之梟皇論戰第1集中,被其父咒世主解封印後正式登場,為火宅佛獄的繼任王者,魔王子是霹靂經武紀之梟皇論戰中,最恐怖、最難測度,也是最狂妄的存在。魔王子的自我中心和黑色幽默比起香帥和閻王有過之而無不及,絕對的信惡主義、黑暗哲學和離經叛道的代表。劍之初曾說過,他是一位巧於言辭的人,深深掌握人性的矛盾,視道德規範於無物。無衣師尹也曾評論過魔王子,他更大的興趣,在於玩弄人性。他要的不是武力上的勝利,而是全面性摧毀人之信念,讓人自內而外的崩毀。於霹靂兵燹之聖魔戰印第一集,敗於劍之初與慕容情的合招後,與副體赤睛一同墜落岩漿,生死不明。

背景

「魔王子」在四魌界·火宅佛獄,被視為禁忌之名,因為被其父咒世主認定有危害火宅佛獄利益的原因,而被咒世主長期封印在蛹眠之間。但在火宅佛獄遭受集境大軍痛擊,以及殺戮碎島臨陣背叛後,咒世主不得不在臨死前,解放魔王子,以解救火宅佛獄的危機。

經常以偏邪的方式曲解平常人習以為常的道理,藉此使敵人產生動搖。以父親的辭世為由而背上了復仇之路,進而對中原苦境、殺戮碎島進行侵略,甚至消滅了霓羽族。

由於作風詭異,讓人難以捉摸的關係,慈光之塔的無衣師尹便以「異端」形容此人的風格。

身份

火宅佛獄之主(繼任咒世主之地位)

居所

  • 句芒紅城(王的居所、後被魔王子焚燒)
  • 墮落天堂(魔王子初始之住所、自稱太子的居所)

詩號

  • 吾,魔王子;火宅佛獄代表吾。(初登場)
  • 吾,魔王子;吾代表...隨便啦。(對劍之初所言)
  • 吾,魔王子;吾代表...從天而降的災殃。(佔領炎流村所言)
  • 吾,魔王子;吾代表...摧毀荒謬的真理。(對雲鼓雷鋒眾僧時所言)
  • 吾,魔王子;吾代表...吾自己(侵略白鹿書院時所言)
  • 吾,魔王子;吾代表...雲鼓雷峰(對雲鼓雷鋒佛首帝如來時所言)
  • 吾,魔王子;吾代表...你的命運(對嘯日猋時所言)
  • 吾,魔王子;吾從來不代表甚麼。(最終決戰時所言)

關係

  • 親屬:咒世主(父)、說服者·寒煙翠(妹)
  • 同修:太息公、守護者·迦陵
  • 下屬:紅狐九尾、深流君、風世魃鬼、﹝皆殺者﹞
  • 副體:赤睛
  • 徒弟:鴉魂(強收為徒)
  • 宿敵:慈光之塔的驚嘆·劍之初
  • 敵:百世經輪·一頁書、慕容情、佛首·帝如來

出身

四魌界·火宅佛獄

口頭禪

  • 吾很善良。
  • 吾愛好和平。
  • 吾很寬容。

語錄  

        <語錄由新市哲董整理提供>
  • 所謂的議會共治,不過是自欺欺人的的手法。
  • 這世上蠢人多而聰明人少,多數表決其實是讓多數蠢輩,決定蠢事。
  • 有權力的人,只要輕聲細語,每一個人也能聽得詳細;沒權力的人,就算聲嘶力竭,也沒人聽聞。
  • 所謂的會議,不過是一群彼此不能被說服的人,在努力呻吟而已,你們可以繼續呻吟,吾喜歡看,看一群人為了自己的利益,努力保持風度的醜態。
  • 明明是眾人想除之而後快的對像,卻又想留下敵人的敵人,為了更大的慾望,所以掩蓋現在的慾望,這場梟皇論戰並無新意。離開吧,替西瓜化妝都比參加這場會議來得有意義。
  • 禮儀,是上者逼使下者更加屈服的心理枷鎖,因為違背禮儀將招致禍害,所以讓下者對上者,更加敬畏。
  • 信用,是將自己利益無條件交給他人掌控,弱者遵守信用,因為他們必須依靠一套名叫道德的規則存活,敢背信的人,是擁有對方不敢報復的自信。
  • 吾只是陳述情感,言語能夠表達的,不需要語氣與肢體的輔助,反正也是騙人的。
  • 多少仇恨,才能培育出一顆背叛的種子,又是多少憤怒,多少委屈的澆灌,讓他出賣故鄉,出賣族人。
  • 真正的忠心是喪失理智的服從,莫非你的忠心不過爾爾?世上沒真正的忠心,忠‧是一個詐欺的遊戲,盡忠者得到了尊嚴、虛名與讚嘆,被盡忠的人得到了統御與利益,如此而已。
  • 你們有捨已為人的情操,吾有捨人為己的胸懷,捨你們為吾,你們壯烈犧牲,吾為父報仇,彼此成全,這不是兩全其美嗎?
  • 當維持比重建更費心力時,就有人用歷史與傳統當作阻擋進步的藉口,如果百年是歷史,那九十九年就不是了?認清吧,不過就是拆掉的危樓而已。
  • 他活在心中,吾活在世界,千年之後,當他連名字都被遺忘時,精神永存就成了最巨大的謊言。
  • 善良是一種美德,因為懦弱的不敢傷害別人,自卑的恐懼被人傷害,所以將施捨稱為同情將暴露弱點叫作信任。
  • 嫌短嗎?要多久才能表達哀傷?三個月?三年?三十年?每一個人每天都在懷念死去的先人,道路上就會充斥著滿滿的哭聲,太吵了~,所以我們需要的是誠心的哀悼,只要誠心,一秒鐘足夠了。
  • 人總是喜歡謊言,吾只是配合謊言演出,為父報仇,多高貴的情操,包裝的完美,連妳也會動搖接受,但吾非常誠懇,誠懇的只想以真面目示人。父王死了,死就死了,人‧總是會死。
  • 愛情,能使人癡迷,兩個字,就包括了生物的求偶本能,占有慾望與自毀傾向。
  • 畫了一條線,再限制自己不可跨過這條線,這世上,還有比道德更愚蠢的事情嗎?
  • 為什麼要問理由?真正每一件事情都有理由嗎?你愛問理由,吾給你一個理由,你又不相信吾的理由。沒理由,真正沒任何理由,要說理由,吾想做,就是一個念頭,想做、去做,這就是理由。
  • 爭贏了又如何,結果仍是自以為是。
  • 那種約定未來的事情,實在無法讓人認真,畢竟未來太遙遠,而我們只能把握當下。
  • 當你報不了仇的時候,你只能選擇原諒。
  • 難道寬恕不是美德,只是故做大方,只是妄想用得到的補償代替傷害。
  • 每一個祈求原諒的人都與吾一般,不同的是他們凌虐的是對方的心靈,吾凌虐的是肉體,相較之下吾更善良
  • 荒謬嗎?無數的荒謬正在這世間運行,但是你察覺到了嗎?或者愚蠢的視而不見。
  • 愛是什麼?明明是需求與依賴,卻被包裝成純粹無理由的偉大情操。吾配合這世間的荒謬,做出最忠誠的表現
  • 嫉妒,人類最原始的心思之一,無論男女,一樣沉重。
  • 血緣,一個藉口,用來找尋最初的利用對像,因為幫助親人的人,也希望被親人幫助,所以彼此利用。仔細想想,用你微薄的智慧想想,生你的人生了另一個人,與你,有什麼關係?
  • 這個世界太荒謬了,真理與真理相勃,箴言與箴言衝突,每一個人都沉溺在謊言。
  • (赤睛:你真惹人厭【指】魔王子:不要緊,他們會原諒吾。赤睛:哪來的自信?)
  • 因為吾俊美無雙的臉容阿~。
  • (赤睛:我等著看你垮【指】魔王子:看我垮?你還真樂觀。赤睛:什麼是樂觀?)
  • 無能為力的時候,安慰自己的藥物。
  • 無知與自信永遠是結果論,勝利就是自信,失敗就是無知。
  • 彎得下的膝,才能跳得更高。
  • 自我感覺良好的人 總是用自己的想法 去撤度別人 
  • 憤怒,奇妙的感情,有時讓人強,更多時候使人弱。
  • (魔王子:我想家了這就是思鄉嗎?赤睛:你有這種感覺嗎? )
  • 人總是活在恐懼,恐懼改變,恐懼環境。思鄉嘛,說是眷戀,不如說是懦弱,在 熟悉的地方才能趕到心安。
  • 企望所謂的報應,只不過是一種廉價的美麗幻想,用來寬慰自己的憤怒以及掩飾自己的無能。
  • 不管任何事情都必須付出代價,但是代價的大小往往是依能力來衡量,你應該感謝吾,最少吾讓你歡喜快樂了這段時間,雖然有一點短,但是只要記住這剎那間的幸福,那便是永恆。
  • 只有在意過去的人才會後悔,吾之眼光總是放在現在。
  • 多虛偽的言語,壓抑心中的恐懼,說出自欺欺人的詞句,謊言˙哪有什麼善意與惡意,本身都是因為無法承擔後果而欺騙。
  • 懺悔是一道枷鎖,處罰善良的人。
  • 難道一定要吾戴上虛偽的面具,留下矯情的眼淚,屈落軟弱的雙膝,吐出滿口的謊言這才是懺悔?
  • 代價?所以你口中所謂的懺悔,就是讓對方得到滿足,無論是心靈或者物質上的滿足,那‧就叫利益交換。事後的彌補不能改變已發生的事實,寬恕是因為誠意,或者是換到足夠的利益,甚至是被強加的恩惠逼得讓步。
  • 每一天,每一個人,活在旁人所設下的圍柵,你們可有思考過活著的目的,沒有,從來沒有,多數人活著就是活著,其實他從來沒活過。在出生之後就等著一步步走向死亡,你們想過這是多荒謬的事情嗎?
  • 你的生命對吾有何意義,為什麼你為別人而死,吾卻要感到你偉大,因為弱者多而強者少,所以弱者洗腦強者,強者阿,趕緊替我們犧牲,這樣我們會永遠記得你,等你死了,我們會繼續吃好睡飽,有空時替你上一炷香。
  • 你感覺這個問題膚淺,是因為你從來不曾深思過這為何存在,為何你要為自己犯過的錯誤後悔,為什麼要後悔,後悔又不能彌補,不如放下,就當作自己沒做過,這樣不是很好。換一個說法,為什麼你要原諒傷害你的人,他對你的傷害已經造成,原諒他,你能得到什麼。
  • 謹守著道德的底線,限制自己、綑住自己,吾可以說,你真是一個賤人嗎?
  • 賭注,期望以小博大的人才會,輸得一無所有。
  • 憐憫是什麼?因為期望被人幫助,所以訂下了幫助別人的規則。
  • 惻隱是什麼?是恐懼這樣被人對待,所以伸出援手,潛藏在人心深處的美德,真相是這個世間最大最醜陋的利益勾結。
  • 就算被人怨恨了又如何,怨恨是自己內心的痛苦與煎熬,別人的痛苦影響不了你的快樂

稱號

  • 火宅佛獄的異數
  • 惡知邪慧

兵器

句芒雙劍(從咒世主手中奪取)

武學

  • 九煉妖邪.滅神一擊
  • 蛾空邪火(必殺名招)
  • 焚世魔炎
  • 火獄魔燄
  • 魔火噬原
  • 焰斬如來
  • 焚世邪焰
  • 殺世蛾風

與副體赤睛合招

  • 摧天邪爆
  • 蛾龍天劫

魔王子相關影片(Youtube)